• 季子弘

@京都|我能做的,就是在溜梯下方守著你、把你牢牢接住




那天,去京都嵐山追逐紅葉的路上,經過這座小公園。

就像一般住宅區可見的公園,有一座簡單卻結實的石造溜滑梯,二三個圍繞著滑梯開心玩樂的小小孩們。

當時也只是被那樣單純的畫面吸引,站在旁邊等了一會兒,順利拍到想拍的畫面就走了。過了幾年再看這張照片,有了兒子後感覺果然不同,溜滑梯對小小孩來說,根本就是比父母還重要的神物。

至少是暫時性的取代。

可以重複爬了又滑、滑了又爬不說,還有各種不同玩法:正坐著滑、反身趴著滑、頭朝下撲滑、側身下滑,我看過最誇張的是:邊跳邊滑。

當然除了第一種之外,其他都是極度危險的動作,對小孩來說是,對大人來說也是。只是高度刺激的速度感,暫時遮蔽了小孩對於危險的擔憂,有什麼方法可以更快更酷滑下,那就值得試試。

其實大人不也如此?

明知有危險,但卻還是容易被具有高快感的誘惑所蒙蔽:例如炒短線賺快錢、例如為了更高利益破壞合夥關係、例如政客為討好支持者意氣用事講了很傷人的惡言惡語⋯⋯

這些行為,都像用危險姿勢從高處滑下溜梯,幸著安全著地,不幸著摔得頭破血流。然而就風險比例而言,第一次幸運,等於用掉了唯一的幸運,接下來就等著頭破血流了。

有幾次看到兒子也用危險的姿勢滑下,總是反射性大聲喝止,某方面我是個膽小的父親,很怕兒子在我面前流血,不管是一滴或一灘。

我能做的,就是在你還不懂辨別危險的時候,在溜梯下方守著你、把你牢牢接住。

我知道這世界還有太多危險,我也時時提防著,但如果我們懂得用相對安全的姿勢滑下,或許可以比較容易安全著地。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