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京都|毫無懸念的,蹬著一塊塊烏龜踏石,跳向彼岸!



我們的蜜月,去了京都。


那是毫無懸念的決定,京都是我當時最愛的城市,在朋友之間,我甚至成了京都的代言人。出了一本《去京都學散步》不說,大力推廣在鴨川上跳烏龜之必要,更從一条大亂走到十条,只為真實踏遍過京都每寸土地。


去京都蜜月前,飛鳥季社剛出版了第三部作品《京都。愛的功課卡》。後來帶著太太到京都(她是第一次去),就心心念念要帶著這套卡,重返所有牌卡上照片的拍攝地點,還原當時拍攝的各種情緒。


那一天,我們來到惠文社;請太太坐在門口,恰巧陽光正好,我想要拍一張為這套牌卡宣傳的照片。她是最適合的人選,逆著光,髮絲泛著金亮;抽出一張牌卡,我記得應該是牌號69的「學習成長」。

那時,我有二件事正在學習:學習經營好出版社,和學習新婚。


出版社獲得貴人朋友們的支持,一年多間就順利出了三本書,雖然沒有哪一本賺了大錢,但這個夢想總算也是被支持下來。至於新婚,我們都清楚彼此是最適合彼此的人,彷彿就是跨過了應有的儀式,接著很習以為常地過著二人共同生活的日子。


這二件事現在再回過頭看,其實根本不那麼習以為常,當天抽到的那張牌,早就說明了其中奧秘。


學習成長。這二件事,都需要認真學習,才能有所成長。


然而這將近七年的時間到現在,坦白說我不太認真學習,總是一股腦地衝刺著自己的夢想:出書、開民宿、去日本,婚姻這件事反而怠慢了。朋友總說:「你老婆很偉大,願意陪著你這樣東奔西跑。」


現在我很清楚,她並不想要這種諷刺的稱讚,她總要我認清自己的價值、好好經營自己,不要那麼盲目地虛擲時光。前天還看到唐綺陽談起了天蠍座的金錢運,說這七年間是一個關鍵,前七年所做所累積的,會影響到接下來的運勢。


這七年來,出版社還活著,出了九本書。我去了東京、京都、札幌和小樽規劃也經營了幾間民宿,最終還是回到台灣;像是有某種引力般,緩緩地,又把我這個脫離軌道的小行星,重新拉回以家庭為中心而運行的軌跡上。


的確是學到了,家庭,永遠都是質量最重的空間。在家鄉、在家裡,才能找到最核心的力量,就讓我可以踏踏實實地,定在一個點上,做些觸手可及而又不離圓心的事。


剛剛又抽了一張牌,是67號的「彼岸」。


圖片很巧合地,正是有人在鴨川上跳著烏龜的那張牌。七年後,經過各種開心的、難過的、不堪的、正向的學習後,我想自己也有所成長,具備足夠的信心,可以毫無懸念地跳向彼岸。
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