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京都|那時的京都,專屬於綠




那時的京都,專屬於綠。

太多蔥鬱大樹,宛若虔誠信徒們,一批批走進眾多古老神社裡。彼此沉默不語,透過綠的色階作為媒介,傳遞著各種願力和靈性。

那天,上賀茂神社辦了場市集,我們慕名而去。最初被各攤手作小販吸引,後來繞繞轉轉,旅費不太寬裕的我們,也只能用雙眼乾巴巴看著。

我們連一杯冰咖啡都沒買來喝,即使那天熱得發燙;從背包裡拿出自備開水,躲開了太陽,鑽進茂密林子裡,大口喝了好幾杯。

喉潤了,身體降了幾度溫,雙眼終於不再冒出金星,身心總算從無垠宇宙飄移回地球表面。這才是有水和森林的星球,眼前的綠太綠,我揉揉眼睛,沒錯,幾無雜質的綠。

僅有一丁點的藍,在空中跳躍著。

一位京都孩子在那裡玩,他向空中拋出了一顆藍色的球,球頓時沒入了滿版的綠;若非陽光恰巧反射,它真就那麼消失了。

我著迷於這幅畫面,幾乎忘了自己身處於市集裡。

那時沒有任何物慾誘惑我回到小販前,沒有任何雜念誘惑我想點別的,沒有任何不適誘惑我眨眨眼皮。就這麼盯著,盯著,手部反射性拿起相機,拍著,拍著。

因為著迷勝了誘惑,才能幸運留下當時這抹,專屬京都的綠。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