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北海道|曾經在北海道的美好,都翻頁了




與北海道的緣分,從2013年的五月末開始。

那時道東的雪幾乎全融了,但還能在路上看到一些殘雪,我們一夥人將就玩著,卻也玩得十分開心。

那是第一次去道東,那是印象之外的北海道風景,沒有大通公園、小樽運河、時計台和螃蟹本家,純然的自然、濃烈的人情和豐腴的愜意。

我們每天吃一支北海道純正鮮奶製作的冰淇淋,有時在飯後,有時在午後,不問任何理由,就這麼心甘情願地將北海道的另一種雪,放進了肚子裡。

為期八天的採訪工作,其實是趟超華麗的旅程,我想正是因為被這麼熱情對待了,所以在我心裡種下了一顆種籽:

來北海道生活吧!不管什麼理由。

但不知為何,現在寫下這段話,胸口悶得難受。想去對著屈斜路湖的白天鵝們大喊,想去摩周湖沉默一整個冬天,想去狂吃一整盤牡丹蝦,想去找川湯溫泉街上開居酒屋的加藤先生喝酒聊天⋯⋯

這些曾經的美好,套句中國人愛說的話:都翻頁了。

總天真以為人心只要單純,就可以單純地活著,然而這世界如果真能那麼單純,能存活下來的也只有單細胞物種,更無法發展成現在的模樣。

想起林宥嘉唱的《天真有邪》:

「我已經不能用單純的語氣再唱情歌,雖然表面上我還是完整那個我,可是身體𥚃有個什麼已被刺破⋯⋯」

我確定體內真的有什麼被刺破了, 雖然無聲,但感到某處空空的。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