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徐州|從沒想過我會去到徐州,那是一座專吃狗肉的城




從沒想過我會去到徐州, 那是一座專吃狗肉的城。

若不是因為採訪, 這裡比韓國和新加坡還更不可能, 出現在我的旅遊名單裡。

也幸好因為採訪, 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活在現代, 還有人以狗肉為食,吃得盡興。

當然對素食主義者來說, 狗或豬或牛或雞或魚,並無差別。 但對於肉食主義者來說, 吃狗是種禁忌,彷彿把人給吃了。

徐州街頭上, 大剌剌能見冒著炊煙的狗肉攤, 當時我被嚇傻了, 以為不可能再誇張。

後來在超市見到整櫃的狗肉禮盒, 我才鬆了口氣, 原來這座城市裡的人, 真心把狗肉當作桌上佳餚。

我們的雞鴨魚豬, 他們只是多加了狗, 沒什麼大不了, 大驚小怪的都是外地人。

好吧,這是城市文化差異, 如同素食和非素食主義者間, 互相無法理解, 互相都想說服對方。

說到底就只有一個詞:尊重。

不談狗肉, 在徐州我還被新疆人欺負了。

同樣在徐州車站周邊擺的攤, 我刻意遠離了狗肉攤, 卻被新疆人擺的甜餅攤吸引過去。

因為溝通有誤, 我花了近千元台幣, 買了一塊手掌大的餅。

當然覺得被坑了, 只是理論了一下, 立刻被周邊其他新疆人, 團團包圍,氣氛凝重。

他們亮出拳頭, 要我別乖乖掏錢就是; 我瞄了旁邊冷眼看我的公安, 他沒動作,繼續冷眼看我。

我知道踏入了他們的國, 想要脫身,只好順從, 掏錢買回我的安全。

後來身上沒有足夠人民幣, 只好拿出皮夾裡, 唯一的千元台幣鈔票, 雙手奉上,還請大爺笑納笑納。

他們一臉狐疑, 反覆檢查鈔票兩面; 「這是真的嗎?看起來像假的!」

(喵的,你的甜餅才是假的啦!)

我努力解釋鈔票真的不能再真, 這時公安終於願意靠過來了, 抽走鈔票,冷冷地說: 「是真的,台幣一千元。」

終於,買回了安全, 嚇得一身冷汗。

這時, 旁邊冒出陣陣炊煙的狗肉攤, 有點香氣飄來, 擺攤的大叔對我說:

「小兄弟,要不來碗?」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