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新加坡|該是時候放下對北國的依戀,向南取暖




應該放下北國,向南取暖。

從沒想過會去新加坡,單純旅遊的話,那張機票實在買不下手。不是因為價格,而是飛行的方向,往南飛,從來不在我的選項裡。

所以才會不斷向北,京都→東京→札幌,拚了命向高緯度挑戰,外套越穿越厚,包裹著其實十分虛寒的身心。越往越北,就越忘記自己是南國孩子,生於台灣之南,遺傳十足的燥熱體質。

六年前接下一個案子:復興航空機上雜誌的年度採訪專題。一年內,要去六個地方,遍及中國、韓國與新加坡。一如過往的好運道,我獲得一張免費前往新加坡的來回機票;總算中斷了連續20次往北飛的紀錄,那趟班機,一路向南。

我們住在小印度區,原本習慣了在日本與人保持基本距離,來到這裡,不得不開始練習各種擦肩而過。是真的擦肩,實際碰觸的擦過,只是沒有人會介意,船過水無痕,繼續走你我自己的路。

行前,對新加坡的刻板印象就是無聊;行中到行後,發現這真的不是刻板印象,無聊這個詞,在新加坡獲得最後認證。

當然就旅遊樂趣來說,這裡有聖淘沙、環球影城、牛車水、魚尾獅、烏節路、小印度區、阿拉伯區、金沙酒店⋯⋯只是單純三天二夜的話,還是能玩出一點開心來。

但我很努力在尋找一種人味,那種可以讓人激發想像力甚或完全放棄而只是單純放空的人味,終究還是找不到。不能說這個緯度的國家普遍缺乏這類元素,因為我後來在馬來西亞找到了。

只是不知為什麼,實在無法愛上新加坡,至少六年前的那次造訪,明白告訴了自己這件事。有個馬來西亞友人也在新加坡工作,但只要有長假,他就快速逃離那裡,回家鄉、到日本、去哪裡都好,就是無法多留在新加坡一天。

這個疑惑到現在仍是無解,但還是喜歡南方的,無論是城市色彩或飲食豐富性,都像是30色的王樣水彩,足以揮灑出繽紛的生活傑作。

而新加坡,大概只用了其中6色。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