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子弘

@越南|喜欢越南,在去了越南之前




喜歡越南,在去了越南之前。

飛鳥涼唱的《girl》,MV就在越南拍攝。十年前吧,和宜蘭女孩兒分手的九月,民宿旺季也剛好忙到一個段落。該去療傷了,第一時間跳出來的地方,就是越南。

那時心裡念著就是要去看看,還有位不太熟的朋友送了我一本關於越南的旅遊書,說希望對我的療傷之旅有所幫助。其實我只翻了幾頁沒深讀,這是我的壞習慣:不愛事前做功課的旅遊記者。

後來沒去越南,還是選擇了安全牌:京都。

我換坐在鴨川邊上,聽著飛鳥涼唱著《girl》,腦中早已忘了越南這個地方;直到又過了三年,某間雜誌找我去越南河內採訪,心裡大喜:該來的,總跑不了!

坦白說,到了越南河內,我驚嚇成分遠大於驚喜。這是座極為混亂的城市,我不是個害怕混亂的人,但河內的狀況讓我嚇傻。

無論是交通、路人、街景或衛生狀況。

幸好我是相對容易融入當地的旅人,面對宛若車瀑橫流的道路,終於被我體悟出精巧的過路小撇步。這個城市的人大多善良,儘管車流再多,只要相信自己是摩西,大膽往車海直行,就能微妙開出一條容身之道。

我沒死在車海中,每次都平安穿渡,這不是幸運,這才是活在河內的生存之道:勇敢穿闖,既使兩旁喇叭聲像要把我生吞活剝了,不要怕,前行就是!

活下來後,就能走進當地小街內的庶民世界;跟著當地人的習慣,蹲得低低的,用平視的眼光與他們共處。這樣的視角才真實,才能接足地氣,化身為幾天的當地人。

不過還是挺亂的,亂到我每天都在計算回程剩餘天數,依賴著鮮甜的牛肉河粉和過甜的越南咖啡,亂中度日。

© 2019 by 飛鳥季社